笔趣阁 >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> 第六百三十五章 留他何用?
????若是梁老太爷知道了此事,必然又要来找老太爷。

????也不知老太爷为何如此卖他面子,梁老太爷每来一次,老太爷就要比之前更关心三姑娘的事。

????李郎中背上药箱,准备出屋子,他不预掺和进这些事儿。

????“那老夫就回医馆了,高妈妈可要去老夫的医馆抓药?济世堂刚开,还请国公府照顾照顾生意。”

????李郎中临走前这句话让高妈妈双眼一亮,她按捺住内心的激动,让青黛将人送了出去。

????顾诚玉直到天黑才匆匆回府,才刚洗漱完,就听到茗墨禀报,说了今儿李郎中的动向。

????“大人!您之前让咱们关注些李老爷,这段时日一直没什么特别的动向。只今儿出了一次诊,去的是镇国公府。”

????“哦?可有打听到是谁病了?”顾诚玉换衣裳的手一顿,国公府怎会找去四哥的医馆?

????“打听到是府中的三姑娘生了病,听说几日前落水感染了风寒。”茗墨如实答道。

????顾诚玉挑眉,镇国公府的三姑娘不就是姚梦娴吗?

????他随后也是摇头叹息,这姑娘在府中的日子还真是艰难。

????“李郎中回府了吗?”

????顾诚玉打算打听一下这姑娘的身体状况,总是老师的外孙女。

????若是发生了什么不测,那老师和师母又要着急上火。

????“刚刚才回来,大人若是想知道,那小的去问问?”茗墨看了眼顾诚玉,接着问道。

????“待会儿我亲自去吧!”顾诚玉摆摆手,李郎中是自己的长辈,还是得自己亲自去。

????顾诚玉刚想着今儿太晚了,等明日再去拜访李郎中。

????谁想外头立春竟然在传李郎中来了,顾诚玉马上让请到书房奉茶。

????他有些奇怪,李郎中这么晚还有何事找他?难道是四哥的医馆有不顺心的事儿?

????“李伯伯这么晚还没休息?这几日为了四哥的医馆,您可是劳累了。”

????顾诚玉甫一进书房,就对李郎中拱了拱手,双方各自见礼后坐下。

????“这是哪里话?自家徒弟的医馆,我帮衬些是应该的。就是这段时日一直住在你府上,给府上添了不少麻烦。”

????顾诚炽的医馆才刚刚开起来,小院子里头还没布置好,等过几日才会搬过去。

????顾诚玉听了这话倒是笑了起来,“李伯伯可是与我生分了?咱们有缘,您住多久都没关系,与我用不着如此客套。”

????李郎中的脸上也露出了笑意,他之前还觉得顾诚玉是在打官腔。

????以为顾诚玉当了官,终究是变了,这才跟着客套几句。

????还好顾诚玉的本性还在,对他也没有彻底生分。

????“有件事还是得与你说说,免得牵连到你四哥的医馆。今儿有镇国公府的外院管事找到了医馆......”

????李郎中将今儿发生的事娓娓道来,并说出了自己的担心。

????顾诚玉刚才就觉得李郎中有心事,面上还有些愁容,不想却是因为这件事。

????“此事李伯伯不必烦心,我明儿就与我老师说说。等过上一日,就让老师以想念外孙女的名义将姚姑娘接回梁府调养,之后姚姑娘就是痊愈,国公府也怪不到医馆头上。”

????“那若是国公府怀疑我回去将此事宣扬出去,那又该如何是好?”

????李郎中还是有些担心,就怕连累了济世堂。

????“李伯伯放心,我老师过上一段时日就会接外孙女回梁府小住。这次也快到时候了,这时候去接,国公府的人应该不会怪到您和医馆头上。”

????顾诚玉的话让李郎中长出一口气,心中的大石总算放下了。

????“不过,你说的三姑娘是国公府长房的嫡女?”李郎中想起一事,连忙追问道。

????“的确!姚三姑娘确实是长房嫡女,正是我老师的外孙女。”

????顾诚玉觉得李郎中的神情有些异常,带着一丝惊讶和不可思议。

????“那她母亲?”李郎中想起当时那两个婆子的对话,他们口中的太太应该是姚三姑娘的母亲才对。

????只是他觉得姚三姑娘的母亲似乎对她并不好,不然怎会将还病着的闺女赶到庄子上去?

????“她的生母去世了,现在这位乃是她父亲娶的续弦,您这是?”

????李郎中闻言大惊,他嚯地站起身,脸上带着几分恍惚。

????“去世了?竟然去世了?”

????顾诚玉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事儿,李郎中好似对姚姑娘的母亲有些熟悉,难道这两人原先相熟?

????可是李郎中只是一名郎中,姚姑娘的母亲可是世家贵女,怎会与李郎中相熟呢?

????“李伯伯!难道您认识姚姑娘的生母?”

????顾诚玉没忍住,他直接问了出来。

????李郎中回过神来,连连摇头,“不!不!我怎会认识那样的世家妇?夜已深,你早些歇着吧!我也回了。”

????说完,李郎中头也不回地出了书房,让顾诚玉更加坚定自己的怀疑。

????看来得查查李郎中的事了,这个李郎中也是个有故事的人。

????不是顾诚玉多事,而是李郎中乃是顾诚炽的师父。

????若是李郎中那些不为人知的过去连累到顾诚炽,他先知道总还能想到法子应对。

????三皇子府的外书房中,一名身着玄衣的男子跪倒在地。

????“本宫这次被你害惨了,你这蠢货!”

????三皇子将书案上的笔墨都一扫而光,那墨飞溅地到处都是。

????砚台飞起砸到了跪在地上的人影,这人却一声不敢吭。

????“殿下息怒,这次的事咱们也是被人算计了。”幕僚尤光宗见三皇子又在发火,只得硬着头皮上前劝说。

????三皇子阴鸷的目光打量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男子,猛地拿起墙上的一把剑。

????唰地一声,剑身被抽出,那银白的剑身在烛光的映衬下泛着渗人的冷意。

????三皇子冲到玄衣男子身前,目露凶光,举起手中的剑就要刺下。

????“殿下!万万不可啊!”

????尤光宗赶忙上前阻止,这人现在可不能死。

????“你给本宫闪开,本宫留他何用?”三皇子被抱住胳膊,气得推了尤光宗一把。

????尤光宗死死抱住三皇子的胳膊不撒手,就算被推搡了一把,痛得龇牙咧嘴也不敢松手。

????“殿下!他现在决不能死,不然皇上追究起来,咱们可平息不了皇上的怒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