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> 第八百四十四章 心猿意马
????腰肢随着舞姿极力扭动着,纤细得仿佛一折就断。

????闵峰刚才就见这女子身段柔若无骨,虽面覆纱巾,但露出的眉眼却颇为精致。

????尤其是那双翦水秋瞳,偶尔用眼尾扫过来的时候,是如此的勾魂夺魄,摄人心魂。

????如今对方盈盈一拜,那颤颤巍巍的胸脯更是露出一片如羊脂玉般的雪白肌肤,让闵峰的喉咙为之一紧。

????该女子是何等伶俐之人?刚才跳舞时,她就发现这闵大人直勾勾地盯着她看了好几回。

????如今对方如此作态,她就知道今晚将是一个改变她此生的不眠之夜。

????何忠宽见状不由皱起了眉头,这女子只是个贱籍。若闵峰真的看上了,倒也没什么。

????闵峰年岁不大,对女色上喜好一些也无可厚非。

????只是这应南府知府李太行刚才那番话和对闵峰的态度,明显所图不小。

????若是闵峰真的与这女子有了首尾,那李太行会不会借机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?

????其实按照他的意思,哪里想管这档子事儿?在他看来,闵峰虽然有些能耐,但意志却太薄弱。

????若是有人故意诱导,花不了多大的代价,就会上了人家的贼船。

????当然,这也与闵峰的家世有关。毕竟只是一个农家出身的穷小子,见识有限。

????虽说这两年首辅大人待闵峰不错,不仅供应吃穿用度,还每个月给了不少月例银子。

????闵峰身为朝廷官员,纵使上峰的打点不着闵峰来烦心,自有夏府操劳,但同僚之间的应酬总还是要的吧?

????这么一来,可不就拮据了吗?

????且闵峰来到京城,突然见识了京城的繁华。每日里看着夏府的富贵,而他至今还寄人篱下,领着府上的月银,难免会心生艳羡。

????更何况那位顾诚玉顾大人虽同样是出身农户。但他自己能耐不小,且家里头还做着香皂的生意,并不缺银子使。

????这么两相一比较,闵峰可不得更加意难平了?

????“姑娘不必多礼!”闵峰笑了笑,到底还是没拒绝该女子随侍身边。

????其实他已经娶妻,不是那等不知男欢女爱的毛头小子。

????只是他妻子长相只能称得上清秀,不及此女子容貌的十分之一。

????而他平日里又多少顾忌点妻子的家世,在后院之事上,也不好做得太过。

????他的妻子乃是户部郎中纪彦的嫡女,纪彦是老师一脉的官员。老师是首辅大人,不说将来新皇登基之后会如何。

????但就现在而言,在朝中的影响力是任何官员都无法比拟的。

????他背靠老师,起码在新皇登基之前,应该可以说是前程似锦。

????皇上虽说身子不大康健,但新皇登基恐怕还要等上好几年。

????在此期间,有老师的帮衬,他不说节节高升,那正四品应该不在话下。

????而他又和顾诚玉一般,在出身上差了一大截。因此,老师说过,若是娶京城中那些高门大户的嫡女,怕他压制不住。

????反正他也无需靠着裙带关系升官儿,因此老师便为他选了纪彦的嫡次女。

????纪彦的官职不高,只是正五品。但纪彦出身不差,他家是杭天府的名门望族。

????虽说如今比起之前有些衰落了,族人出仕的也不多,可好歹名头不差。

????闵峰自知自己的出身,就算老师是夏清,可京城那些真正的世家是看不上他的。

????再者京城好多世家不是保持中立,就是各为其主。对曾经如日中天的首辅大人,如今也都只想保持不远不近的关系。

????最重要的原因还是老师和皇上都年迈了,他们怕新皇登基,老师就失了圣眷。

????嫡女他想不着,庶女他看不上。所以老师当时提出纪彦的嫡次女,他反复推敲之后,这才答应了。

????即便心里不甘心,那又如何?那些人看不上他,他也不能怨恨老师。

????毕竟老师还是为他着想的,纪氏已经是最合适的人选了。

????就算老师逼着那些身居高位的官员将闺女说给他,人家心里肯定不会乐意。

????强扭的瓜不甜,这个道理闵峰还是懂得的。

????纪氏性子有些无趣,凡事都一板一眼,毫无情趣,面相也只能算是清秀。

????比起眼前这名女子来说,还是差了不少的。

????世间男子大多都贪恋颜色,闵峰自然不会例外。他如今房中也只有一名通房,并未纳妾。

????倒不是他不想,而是没人提起这事儿。妻子不会帮他张罗,师母虽说是长辈,但也不能插手他的房内之事。

????闵峰他如今还寄人篱下,纵使在府上看上了哪个丫头,他也不好意思张口。

????所以闵峰觉得自己的日子过得真苦啊!这就是寄人篱下的烦忧之处。如今见了这女子,他不由怦然心动起来。

????闵峰现在对权势和银钱的更强烈了起来,若是有了权势,何愁没有银子和美人儿?

????女子凑近了闵峰的身子,借着为他斟酒的动作,紧紧贴了上来。

????闵峰感受到香气馥郁又带着温热的身子靠了过来,对方吐气如兰,喷在了他的脖颈处,让他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,一时间燥热不已。

????“咳!”见闵峰好似顶不住了,未免他当众出丑,何忠宽不由轻咳了一声。

????这是他们之前就说好的,为了防备李太行,何忠宽提议闵峰在宴席上不用做太多回应。

????多看他的眼色行事,免得言语有失。

????闵峰之前也是答应了的,毕竟他第一次办这么大的差事。

????谁想闵峰这时候脸色微红,身上更是火一样地沸腾,脑子也有些晕乎乎的,哪里还能想得起之前商量好的话?

????上首的李太行将闵峰的动作和神情尽收眼底,觉得这时候差不多到火候了。

????闵峰这副模样不知是醉了,还是因为其他,反正与之前看起来大为不同。

????在场的官员都是过来人,这样的宴席他们已经见识过不少。

????这会儿当然看出闵峰的心猿意马来了,对李太行的意思更是洞若观火,

????官员们面上皆笑而不语,看着闵峰不免带了几分戏谑。

????还真是个没见识的,只是一个伶人而已,就将闵峰迷得五迷三道了?还是年纪太轻,定力不足啊!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