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> 第九百五十四章 岂可自甘堕落?
????马车内的少年被突然闯进来的人吓了一大跳,待看清来人,他横眉竖目,盯着来人半晌无语。

????少年撇过了头,“我说过,我不是你们的少主,你们找错人了!”

????男子叹了口气,“少主何必固执?咱们找了您十八年,怎么可能会找错人?再说有了那件东西和您身上的胎记为证,咱们绝不可能找错。”

????少年抿着唇,半晌才道“我不想和你们去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,我没这个能耐,只想过平淡的日子。如今的日子正是我想要的,既然你们说把我弄丢了十八年,那就当没找到我吧!”

????“当年若不是遭奸人算计,少主您又怎会被人给抱走?如今那些人都争红了眼,可这个位子本就是少主您的,您怎能将其拱手让人,甘心在这里做着伺候人的活计?您可是咱们大兴皇室的血脉啊!岂可自甘堕落?”

????男子睁着赤红的双眼,看着少年的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和愤怒。

????“您可是中宫之子,若不是娘娘遭奸人迫害,您早就成为太子了。难道您不想认祖归宗吗?您宁愿顶着庶民的名头活着?且这里还是咱们大兴的敌国,大衍!”

????“有何不可?我从小就和大衍庶民生活在一起,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,我不想去你说的那个地方。”

????少年忍不住咆哮了一句,让马车外的车夫听到了声响。

????“少爷!可是有什么吩咐?”车夫扭头仔细倾听了一下,还以为车内的主子有吩咐。

????少年平息了一下激动的情绪,连忙道“无事,你仔细着赶车!”

????“望少主三思啊!就算您不愿现在就回大兴,但您也不能让大兴的子民受难,让皇室暴露于危险之中。”

????男子压低了声音,紧紧抓着少年的胳膊。

????少年能察觉到男子语气中的急切,手臂上传来了压迫感。被抓着的地方有些疼痛,可见男子有多用力。

????犹豫了一瞬,少年这才深深叹了口气。

????“杨伯!我想起还有事未做,咱们先回去吧!等晚些再来顾府。”顾万千扬高了声音,朝着正在赶车的杨伯喊道。

????“吁!”杨伯赶忙勒住马的缰绳,让马车停下。

????“少爷,咱们不去顾府了,那现在是不是要回去?”杨伯望着就在前方的顾府,有些奇怪。

????他家少爷催着他来顾府,怎么现在到顾府了,少爷反倒又不急了?

????不过这是主子的吩咐,他照做就是了。马车即刻掉头,往来时的方向而去。

????不知为何,少年的心中也不禁松了口气。

????“今晚酉时正三刻,咱们还是在老地方等少主!”

????男子见马车已经掉了头,于是扔下一句话,从马车的车窗跃了出去。

????少年趴在车窗上,想喊他回来,但对方已经骑上马绝尘而去。

????坐回了车内,少年闭目养神。其实他一点也不想去,然而这些人根本不给他开口拒绝的机会。

????想起了顾诚玉,少年不免又愁上心头。

????过了一刻钟,马车拐进了另一条巷子,直接驶进了一个小院子。

????“可是千哥儿回来了?”一位老太太闻声从屋里走了出来,正好看见自家孙子从马车上下来。

????“奶!我回来了。”少年朝着老人笑了笑。

????“你今儿不是说要晚点回来,去你小叔那儿有事吗?怎地回来这么早,你小叔不是还没到散职的时辰吗?”

????黑白参半的发丝,一脸沟壑,显得十分苍老的妇人,上前一把拉住孙子的手,疑惑地问道。

????“奶!小叔今儿有事,可能要晚些回来。我等明日再去找他,反正也不是多急的事儿。”

????扶着老太太的手臂,两人相携往屋内走去。

????“你帮着你小叔做事可得心里有数,凡事也别总自作主张,还是得多问问你小叔才好。你小叔是个能耐人,当年要不是他收留你,你和奶说不定早就饿死了,哪还有今天的好日子。你小叔是个好人呐!咱们可不能忘本”

????少年仔细听着老妇人絮絮叨叨的话,还在一旁不停地点头附和,两人的脚步声和说话声渐行渐远。

????“朕最近身体不适,最近一段日子恐无法上朝议政。你有事可递了牌子进宫,朕自会召见你。”

????皇上斜靠在迎枕上,看着顾诚玉的神色倒是带着一丝满意之色。

????这次江南赈灾,顾诚玉做得不错。

????没有引起灾民暴乱,制止粮价上涨,预防时疫的发生,还给灾民找到了来银子的门路。

????且这些并没有用朝廷多少银子,当时朝廷下拨的五万两,现在则全部用于修筑江堤之上。

????原本赈灾只下拨五万两,那是万万不够的。

????但顾诚玉能在朝廷没发赈灾银的情况下,做了这么多实事。就算以皇上挑剔的性子来看,这事儿也办得十分漂亮。

????“朕在之前就很看好你,所以排除万难,连升你三级。为此朝堂之上简直是吵翻了天,朕顶着众臣施加的压力,也是难呐!不过你这次完成得不错,朕心甚慰!”

????皇上连连点头,表示很满意。

????顾诚玉只想呵呵,不花朝廷的银子,皇上必然是满意的。

????不过拖着病体,还要召见自己,来了解朝堂的动向,皇上对太子其实也是放心不下的吧?

????顾诚玉可不相信太子凡事都自作主张,不来请示皇上。就这样皇上还不放心,还得将他安插在太子身边。

????他打定主意,除非必要的事,他绝不会递牌子进宫。

????“关于商会之事,虽说已经派了户部的官员下去,但你也得多费费心。那些个不中用的在京城安逸惯了,让他们做点事都推三阻四,前怕狼后怕虎的,你还得给朕拟个章程出来。”

????顾诚玉闻言挑了挑眉,这皇上还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压榨他的机会啊!

????“之前微臣已经拟好了关于成立商会的细则,今日刚让太子殿下过目。这里是给您的一份,还请皇上过目。”

????顾诚玉见皇上脸上露出满意之色,就知道自己这是做对了。

????还好他准备了两份,就是为了应付此等状况的。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