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> 第九百七十六章 了悟
????“奴婢在门口探了探,了悟大师已经看到了奴婢。想来等结束之后,就会派人来传话。”

????秦缨媛点了点头,率先走进了厢房。

????“姑娘,咱们这会儿要先去前头进香吗?”常嬷嬷看向郡主的目光带着一丝探究,等秦缨媛转过身时,她连忙低下了头。

????公主让她跟着郡主来了报恩寺,且必须与郡主寸步不离。郡主在寺里做了什么,回去必须与公主一一禀报。

????其实她之前就想劝公主莫要让郡主来报恩寺,既然已经决定定下这门亲事,那就别再节外生枝了。

????郡主和邓公子的年岁都不小了,等两家合了八字之后,剩下的纳吉、纳征这些,就很快了。

????今年定亲,明年年初选了黄道吉日就能成婚。公主可是说了,越快越好。

????邓家那边也是一样的说法,并表示对这门亲事十分满意。毕竟长公主殿下是嫡出,且太子与殿下乃是嫡亲的亲姐弟,京城谁不想与他们秦国公府结亲?

????邓家得了这么好的亲事,自然也是欢喜的。

????如今两家已经有了结亲的意思,郡主就应该待在府里绣嫁妆。殿下就是对郡主太宽容了些,否则郡主哪里敢总是违背殿下的意思?

????哪位世家女成亲不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?偏生郡主起了不该有的心思,竟对那顾大人有了旖旎之思。

????顾大人都已经定亲了,且还是皇上赐下的婚事。郡主还如此固执,着实将殿下的心都伤透了。

????要她说,将人关在府里,直到成婚之日再将人放出,哪还会出什么幺蛾子?

????其实殿下的心思她哪里不知?在这个节骨眼上,怕郡主闹腾,索性这些小事就随了郡主的意。

????常嬷嬷觉得这是一件麻烦事,她可得将郡主给看紧了,否则出了什么岔子,她可担待不起。

????轻叹一声,她随即便堆上了满脸的笑容。同时心中正在祈求,郡主可千万别有什么歪心思,明日一早平安无事回到府中才好。

????“咱们先去前面殿内进香,而后再回厢房等三舅舅。”秦缨媛斜了一眼常嬷嬷,她自然明白常嬷嬷是母亲派来监视她的。

????她来报恩寺可没打算做什么,常嬷嬷在又如何?难道她还怕一个奴婢不成?

????几个丫头将行李收拾进厢房,秦缨媛已经整理了仪容,迈步往前殿走去。

????秦缨媛跪在金身佛像跟前,举起三支香,闭眼虔诚许愿。

????没过多久,一个小沙弥便到了大殿之内。当看到秦缨媛起身之时,他连忙上前,施了一礼。

????“阿弥陀佛!贫僧见过容嘉郡主!”

????“智慧小师傅不必多礼!”容嘉郡主看了一眼小沙弥的容貌,认出这是三舅舅身边的小智慧。

????“了悟大师听课已然结束,请郡主移步,去禅房一叙。”

????“劳请小师傅带路!”

????秦缨媛跟着小沙弥走在前面,常嬷嬷亦步亦趋地跟着。当走到一座禅院前面,常嬷嬷和重楼等人却被小沙弥给拦住了。

????“了悟大师只请了郡主进去,请诸位在禅院外等候。”

????不得不说,纵使皇子成了和尚,也不可能和普通的和尚一般。

????这禅院的面积极大,里面景致秀丽,屋舍古朴大气。就是冬日,院子里也并不显得萧条。

????西南角那样美轮美奂的梅林,站在禅院之外,也能窥视到一角。

????常嬷嬷哪里肯站在院外等候?公主的吩咐是寸步不离,要是郡主去了院子内,人却不见了,或者是出了什么意外,她怎么和殿下交代?

????“智慧小师傅,长公主殿下交代过,郡主这两日身子有所不适,奴婢必须随侍左右。还请小师傅与了悟大师通禀一声,莫让奴婢为难!”

????这里头可是三皇子,虽说已经成了和尚,但一样地位尊崇。

????皇家威严岂容侵犯?要是她敢对三皇子有任何不敬,恐怕第一个饶不了她的,便是长公主殿下。

????智慧有些为难,他看了一眼秦缨媛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????照理来说,主子应该对下人训斥一番,按照了悟大师的意思做才对。

????谁想今日的郡主有些奇怪,并没有开口,而是沉默了起来。

????“那就请诸位稍待,贫僧去禀告了悟大师。”智慧先放了秦缨媛进院子,等院子里又出来一位小沙弥,他便将领路的差事交给了这位。

????而智慧则是小跑着进了禅房,刚一入内,便看到一位身穿袈裟,头上有六道戒疤的青年和尚。此时他正坐在蒲团上,手上拿着一串佛珠。

????面前的桌案上还摆放着一本经文,和尚望着书上的经文,一边转动佛珠,一边口中还在轻声诵读。

????小智慧施了一礼,了悟停下了口中念着的经文,看向了小智慧。

????“师叔,郡主来了!只是她的下人要和她一起进院子,说是长公主殿下的吩咐。”

????了悟闻言只思索了片刻,便道“那就让她一人来院子里候着吧!这里是禅院,这么多女施主,恐有不便。”

????小智慧闻言松了口气,接着便往门外走去。刚出禅房,便碰到了迎面走来的秦缨媛。

????两人互相又见礼之后,秦缨媛移步进了禅房。

????一进屋子,秦缨媛就打量起了了悟。

????“三舅舅近来气色还不错!”秦缨媛解下身上的斗篷,挂在了架子上。

????“郡主当称呼贫僧为了悟!贫僧已是方外之人,再延用旧时称呼,已是不妥。”

????了悟起身,自屋内小泥炉上拎起正热着的茶壶,为秦缨媛倒了一碗茶。屋内顿时香飘四溢,好似冬日里迎来了万物复苏。

????秦缨媛闻言,不由嗤笑一声。

????“怎么每次来寺里,三舅舅都是这句话?三舅舅与过去果然不一样了,以前哪有这般好的耐性?”

????打量了一眼剃成光头,却依旧眉目清隽的男子,秦缨媛不由轻轻叹了一声。

????“贫僧是出家人,当戒嗔、戒躁,岂可对郡主有不敬之言?”了悟倒好茶水之后,便搬来了棋盘。

????“郡主可要手谈一局?”了悟神情淡定,挥洒衣袖之间,自有一派风范。

????秦缨媛将目光自了悟身上移开,点了点头,“那我要三舅舅让我二子。”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