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> 第二百七十五章 商量对策
????“万大人!”匡兆映进了天牢,先去了关押万雪年的天牢。

????相比较万雪年,宋书菁只是科举舞弊,收受了贿赂。虽然严重,可是比起万雪年,都算是小巫见大巫了。

????万雪年此时已经被脱了乌纱帽,关在天牢中。形容一丝不苟,只神情略显慌乱,在天牢中来回踱步。

????“匡大人!”万雪年一见匡兆映的神情,就知道他们万府完了。这些人既然已经打算陷害他,府中必能查抄出罪证。

????他心里涌现出一股悲凉,科举舞弊是什么后果,他自然清楚。祸及全族,男丁斩立决,女子不是流放千里,充当军妓,就是充入教坊司。

????万雪年此时还不知道在万府搜出其他的罪证,他想到了三皇子。他是三皇子的外祖父,他倒了,三皇子在宫中寸步难行,三皇子一定会想办法救他的。

????“万大人!本官是奉皇上之命来彻查此案的,在万府查抄出了你在会试之前被人买通,且还与当年流窜各府山贼之案有关。万大人,三皇子已经被皇上勒令关了禁闭,万大人还是将实情一一道来,那二百万两脏银究竟在何处?”

????匡兆映坐在了审讯的桌案前,两位下官正在记录此次审讯的记录。

????万雪年惊惶不已,“不可能,老夫怎会参与山贼一案?到底是谁陷害我?二万百两银子是什么意思?老夫根本没看见银子。”

????万雪年瞪大双眼,他怎么也没想到,此事竟然与山贼案牵连,若他真被按上了此等罪名,恐怕万氏要被诛九族。

????他连忙扑到天牢的铁栏杆前,“匡大人,下官要见皇上!冤枉啊!必是有人要栽赃陷害我,你罗列的这些罪名,下官一概不认。就凭几封书信,就认定下官有罪,让下官不服。”

????两件事,万雪年一件也没做过,让他怎么认?还二百万两银子,他是一文也没见着啊!这肯定是有人想收拾三皇子,还连累了他万府啊!

????匡兆映见万雪年执迷不悟,还口称下官,冷哼一声,“万雪年,你以为你还能见到皇上吗?本官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,来人!上刑!”

????进了这大理寺,即便之前大家都同朝为官,他也不会有丝毫留情。

????“公子,官员已经退朝了,尹大人正在回府的路上。”

????顾诚玉正打算去会会郭时,没想到茗墨进来报尹坤回来了。

????孙贤二人见顾诚玉有事要忙,连忙起身告辞,他们知道自己帮不上忙。

????“诚玉!有什么让我们做的,尽管开口。”

????“是啊!只盼能尽一些绵薄之力。”叶知秋也知道顾诚玉十分焦急,会试排名还未揭晓,他不知道他的成绩。可过会试他还是有信心的,他也担心自己会被牵连。

????顾诚玉见两人表情真挚,不似作伪,心下有些感动。如今正是患难见真情之际,也不知他日他求到另外两位师兄府上的时候,那两位会不会帮他。

????顾诚玉点了点头,此刻感激的话都有些多余。他收拾了衣袍,命茗墨他们看好了郭时,这才去了尹府。

????“大师兄!”顾诚玉进尹府没有任何阻拦,一切如常。

????“快进来,我正要派人去寻你。”尹坤一回府,见顾诚玉就来了,也不惊讶,顾诚玉想必已经得知舞弊案。

????“已经听说了吧!此事十分麻烦。今日上朝,皇上十分震怒,万雪年不仅仅是参与了舞弊案,还......”尹坤打算将朝堂上发生的事,对顾诚玉一一道来。

????顾诚玉连忙打断,既然这些事,他已然知晓,那就不必再听。如今更要节省时间,想好对策。

????“师兄,先别忙,您说的事我已经知道了。我送来的信,您还没时间看吧?我有事要和您说,时间紧迫,咱们长话短说。”

????尹坤有些讶异,顾诚玉怎会知道朝堂上的事?不过,他也没开口询问,顾诚玉自有他的本事。

????这会儿,他的全部心神已经被顾诚玉后面的话吸引了去。同时,心中涌起滔天骇浪。

????“你的意思是说,这事儿很有可能是大皇子在栽赃陷害?那山贼案也是大皇子做下的吗?”

????尹坤觉得难以置信,大皇子竟然设了这么大的局,套在了三皇子头上?

????尹坤震惊过后,又沉思了起来。

????“照你所说,那宋书菁又作何解释?大皇子为何要将宋书菁拖下水?宋书菁应该是大皇子一脉才是,他的嫡长女可是许了大皇子做侧妃的。且宋书菁还是右都御史,乃正二品,皇上对其十分器重。”

????尹坤觉得这事儿解释不通。

????顾诚玉将他的猜测说了出来,“如此不更能证明此事与大皇子无关了吗?更何况,谁知道那宋书菁暗地里勾结了谁?说不定大皇子也想趁机处理了宋书菁,这次正是个机会。当然,这只是我的猜测。”

????尹坤沉思了片刻,觉得也不无道理。只看搜出的那些罪证,就能证明此案与大皇子有关。

????“那你可有什么法子应对?既然是舞弊,那肯定会有贿赂和买通的名单,若两位大人是蒙冤,必然没有名单。到时会不会乱指几个人,也说不定。毕竟入了大理寺,两人年纪也不小了,能不能扛过刑罚,我不看好。”

????尹坤就怕顾诚玉的名次排在了前面,那两人被屈打成招,随意指几个人。

????那些世家之子自然不用担心,可是顾诚玉没有根基,自己还有产业,银钱不少,肯定是首当其冲。

????“这不是和师兄来讨注意来了吗?我若是进了大牢,可不抗打啊!说不定就认了呢?”顾诚玉笑了笑,自嘲道。

????尹坤白了他一眼,都什么时候了,还有心思开玩笑。

????“我打算从胡茂深那儿下手,他不是一直在查大皇子的罪证吗?只要证明了此事是大皇子栽赃陷害,那科举舞弊案就会不攻自破。”

????顾诚玉刚才犹豫了一番,到底没将绑了郭时的事儿说出来。尹坤是他的师兄,不适合站出来,将郭时交给胡茂清才最稳妥。

????尹坤想起了今日在朝堂上一言不发的胡茂清,皱了皱眉头。

????“胡茂深要是有证据,早就将证据呈给皇上了,也不会拖到今日,找他怕是不妥。”

????顾诚玉当然知道,可这不是还有郭时吗?大皇子既然要杀郭时,那郭时肯定知道的不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