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> 第四百三十六章 摊牌
????张亥这会儿才觉得顾诚玉有些真实起来,之前顾诚玉的话不可能是肺腑之言,难免有些言不由衷。

????这会儿能将心中真实的想法说出,张亥的心中更为赞赏,这还是一个淳朴的少年郎。

????待顾诚玉从张亥的屋子出来的时候,不由得松了口气。

????张亥今日对他的感官应该还不错,两人经过今日的交谈,应该算是冰释前嫌了。

????之前的担心总算是多余的,他日后只管认真做事就是了。

????虽然再遇到这样类似的事,张亥依旧有可能不会站在他这边,可他要的也只是在翰林院的日子好过些罢了!

????顾诚玉回了屋子,其他人也没有问张大人召见顾诚玉的原因。

????毕竟上峰召见下官,肯定是为了差事,有些差事十分隐秘,当然不能乱打听。

????毕竟知道得多了,有时候也不是好事。再说,问了也不一定会说。

????这一日十分平静,顾诚玉度过了一日安稳的时光。

????“大人!您看,前头可是您的二伯?”顾诚玉正坐在马车内,叶知秋已经送回去了,再过上半刻钟就能到自家府邸。

????可没过上一会儿,就听得茗墨的声音。

????他撩开帘子一看,那穿着蟹壳青交领短衫的男子,不是那顾长柏是谁?

????而他身旁穿着一身华青色细棉布直裰的,看身形十分年轻,应该就是顾长柏的长孙了。两人侧面对着他们,看向顾府的府邸。

????顾诚玉皱了皱眉,上次他才让茗墨打发了银子,怎么这么快又找来了?

????那站在府邸侧面的两人听得马车过来,也都转过头来,看向奔跑过来的马车。

????顾长柏看见赶车的茗墨,不由得双眼一亮。

????他知道这个时辰,是每日顾诚玉从衙门散值回来的时辰。这马车里坐的是谁,就不言而喻了。

????就连顾万芳都紧紧盯着马车,这里面应该就是爷常说的小堂叔了吧?

????顾诚玉有些不耐,可终究还是让茗墨吩咐门房,将这两人先请至偏厅稍候。

????总这么待在他家府门前,被别家府上知道了,在外头乱传,岂不是要毁了影响他的声誉?

????他打算先会会这两人,昨儿他已经飞鸽传书,让去应南府的人看看顾长柏家小娃儿的坟茔,看看这里头到底有没有小娃。

????并且还让邻居去指认,他始终不信,那小娃会突然暴毙。

????毕竟这些事都发生得太快,太蹊跷了。

????始终这么纠缠,那也不是办法。今儿,就让他先试他们一试,看看顾长柏到底是何打算。

????等顾诚玉换了常服,赶往前院偏厅的时候。顾长柏他们已经开始坐立不安了,也不知这次能不能得偿所愿。

????顾诚玉顺着抄手游廊,施施然进了偏厅。

????顾万芳倒是对着小堂叔好奇得很,爷说小堂叔年纪不大,官威却不小。

????今日来的时候,门房说小堂叔请他们来偏厅候着,看来今儿应该能见到真人了。

????顾诚玉一进屋子,就看见坐在下首的顾长柏爷孙俩,两人都望着眼前的茶盏发呆,并无交流。

????顾万芳从顾诚玉一进屋子,就将目光放在此人身上。

????只见其穿着一身宝蓝色五彩绣银纹样镶玄边的圆领袍,再观其面貌,更是丰神俊朗,用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”来形容,丝毫不夸大。

????顾长柏见顾诚玉进了屋子,连忙扯了扯顾万芳的袖子,示意他站起来见礼。

????顾万芳是顾诚玉的小辈,见了顾诚玉自是要见礼的。

????就算顾长柏自认是长辈,可顾诚玉到这会儿也没承认,再加上顾诚玉又是官,他也只能跟着见礼。

????顾诚玉撩了袍子,坐在了上首。

????“不必多礼,快坐吧!”顾诚玉打算今日和顾长柏摊牌,所以也没再用先前强硬的态度。

????顾万芳只觉得这小堂叔十分眼熟,咦?这不就是那日在客栈门前见到的马车中的少年之一吗?

????一想这儿,他就有些不自在起来,那日他和奶被客栈掌柜赶了出来,掌柜的还骂出许多难听的话,小堂叔肯定听到了。

????顾诚玉说完,将目光放在了顾万芳身上。只一眼,他就认出了顾万芳就是那日被客栈掌柜赶出来的那穷书生。

????“芳哥儿!这是你小堂叔!”

????顾长柏知道顾诚玉这么会儿怕是还不肯认下他们,只是顾诚玉是芳哥儿的长辈,总要先见礼的。

????顾万芳面色羞赧地朝着顾诚玉行了一礼,口中道:“侄儿顾万芳见过堂叔!”

????对着一个比自己小那么多的人,他叫着也有些别扭。可是顾诚玉是长辈,礼不可废。

????顾诚玉点了点头,看向顾长柏,“这位是?”

????“瞧我,忘了给你说,这是我那老大留下的长子,叫顾万芳,你叫他芳哥儿就是。”

????顾长柏听着顾诚玉询问,才想到顾诚玉还没见过芳哥儿。

????顾诚玉了然地点了点头,其实他怎会不知顾万芳的身份?

????茗墨他们早就将顾万芳一家子的情况摸清楚了。

????顾长柏见顾诚玉没有反对这个称呼,不由得心中一喜,这是承认他们的身份了?

????“二伯!先前不知你们的身份,多有得罪之处,还请二伯原谅则个!”

????顾诚玉也起身,朝着顾长柏行了一礼。

????他虽然是官,可同样是晚辈,当行晚辈礼。

????顾长柏闻言喜出望外,终于承认他们的身份了。那他等一会儿提的请求,那顾诚玉应该不会不答应了吧?

????“侄儿啊!我就说我不可能骗你,我就是你二伯,怎可能冒充?”

????顾诚玉听了这话,也不接这话茬。

????“二伯!你这次前来我府上,可是有什么事?”不耐烦与顾长柏多言,顾诚玉将话直接挑明。

????顾长柏一愣,似乎是没想到顾诚玉会突然问起这些。

????“这?其实是有事要请你帮忙!”

????顾万芳知道爷要提他读书的事,心中有些忐忑。这个小堂叔和爷说的一样,年纪虽小,可官威着实太大。

????那一双眼看着他的时候,简直将压得喘不过气来。

????“哦?何事?二伯不妨说说!”顾诚玉端起茶碗,漫不经心地说道。

????“你也知道,我们一家子来京城也有好些时日了。华哥儿是个读书人,来了京城后,还没找到书院读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