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冥海星空 > 第一百八十一章:虫师
????高台摇曳下的红纱,带着丝丝幽香,但更多是是魅惑,是点燃一切的。

????叶白夹在热情高涨的人群中,耳朵里充斥着各种声音,脑袋阵阵眩晕,从里面挤出来之后才好了起来。

????红纱像天使断翼,随心所欲,又漫无目标向下落去,下方疯狂的男人们,竭力伸长着胳膊,踩在别人脚上,微微跳起想要将红纱据为己有。

????而就在这瞬间,闪烁的灯光赫然熄灭,音乐紧跟着停止,周围化为一片黑暗,下方骚动却没有随突然而来的变化而沉寂,只是声音小了些,各种杂音越来越大,似乎在酝酿着第二次疯狂。

????瞬息萤光微至,高台上出现一抹淡紫色花状光晕渐渐旋转而上,红衣女子,柳腰弯曲,跪坐的腿逐渐站起,头部上扬,乌黑长发自然垂下,三人,六素手,靠在一起,似那白莲花缓慢旋转。

????紫色花晕,围绕着白莲花,白莲花在紫色光晕中点缀出光芒,一瞬间下方所有人都呆了,扭动的身体停止了动作,嘈杂声消失,安静了下来。

????似是疯狂后的回温,男人们罕见的平静看着舞蹈,随着红纱女子站直,完全封闭的酒吧竟然出现风丝,女子罩脸帷帐随风一舞衣舞,俏脸在白色、红色、紫色中若隐若现。

????叶白这时与其他人相同,静静看着曼舞女子,从狂热,到疯狂,女人就像是男人群中的催化剂,引导男人们将平日积累的阴霾释放了出来,但从音乐与灯消失时,剧烈的化学反应才真正开始。

????从魅惑到净心白莲,从疯狂到平静,没人能在短短时间完成这种极大反差,但在这里却可以,男人们由于疯狂涨红的身体,渐渐恢复,渐渐的整个酒吧又有另一番意味。

????红衣罩身的三名女子终于站直,藕腰弯道极限,六条紧紧靠着的手也张大到极限,乌黑头发袭地,在紫色花晕内又组成黑色晕圈。

????这时又一股微风袭来,女子脸上薄纱被掀起一大片。

????男人们痴了,叶白同样如此,但心中却有一丝别样意味。

????这一刻风意充斥着整个酒吧,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女子脸上薄纱会在下一次微风袭来时脱落,而就在所有人期待的最后一次风意来临时。

????竟然是一股冷意,女子脸上薄纱已经被掀开一半,数十数百眼睛都在等待这一刻,心在这一刻也似乎停止了跳动。

????忽然,整个酒吧光芒四射,白光瞬间充斥了整个酒吧,舒缓的音乐从四处也渐渐响起,当视野恢复,台上女子已经消失不见,原本飘在台下的红纱似乎随主人消失而消失不见了。

????一瞬间所有人眼中都充斥着怒意,但却又爆发不出来,这时迟来的冷意袭来,一种舒畅,平静紧随而至。

????男人们没有在留意高台,四散开来,又开始喝酒聊天,只不过与之前多了一丝稳重与尊敬。

????“怎么样?”猴子手拿一瓶淡蓝色不知名酒,放在叶白面前。

????叶白摇了摇头,又将酒放在猴子面前,示意自己不和,开始说起刚才感觉:“说是凤凰涅磐,有些夸大,但从来到战线后各种负面情绪似乎少了很多。”

????音乐依旧如此舒缓,灯光仍是白色,酒吧的人却开始渐渐减少,没有叶白想象中的颓靡浪费,似乎所有人来只是为了看那段舞蹈,完了,也就散了。

????猴子大口大口将自己和叶白的酒喝完,打了饱嗝之后又拿起酒瓶将刚刚重新积蓄的加起不到一滴的酒,滴入喉咙,在桌上放下一个指甲片大小黑色晶体,站了起来。

????“叶白,我们走,去其他地方看看,好不容易出来一次,一定带你尽兴。”

????随猴子重新穿过阴暗小巷,阳光在此打在身上,突然感觉身体暖洋洋的,心底却驻扎着一丝阴凉,猴子出来之后似乎真的已经放下,脸上笑容不在那么刻意。

????“你知道吗,就我们刚才去的那个地方,虽然是我第一个找到的,但队长(冷温)却给我说,心烦的时候可以去坐坐。”猴子突然转身龇牙笑了起来。

????“你说队长(冷温)是不是未卜先知呢?”

????叶白看着猴子,心中竟然有几分苦涩,冷温说的话不是未卜先知,不论是谁他可能都会这样说,在充满虫子的战线没人能永远活下去,没人能没有烦心事。

????叶白刚长出的喉结动了动,“可能是吧,或许队长(冷温)是想让你快乐。”

????路过一个卖布匹的商铺,虽然在店外,但仍能感觉到里面布匹不凡,猴子探头探脑的进去瞧了瞧,又觉得无趣,退了出来。

????“或许以后他可以经常来这里。”叶白心中对自己说到,他独自一人来到沙漠,虽然嘴上不说,但心中却无时无刻不挂念沐儿,心中每隔几天都会感到烦躁,酒吧对他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????不论普通平民,还是战线战士,还是其他人,每个人都会有压力,一天两天或许没事,但长次已久,肯定会出毛病。

????无名酒吧,刚进去的噪杂音乐,以及高台上三名女子就像是引诱释放爆发压力的机器,你越是深入,压力以及负面情绪,爆发酒越彻底,但当第一股风袭来,寒意就在每个人心底种下,随着女人消失,舒缓音乐响起,未得所愿的男人心中最后一丝阴霾散出。

????这时所有人才感觉到冷意,而就在着一瞬间,他们也想通何为为,何为不为,最后笑笑,不了了之,心中却舒坦许多。

????叶白跟在猴子后面,这条街道看不到尾,不是还会有岔路口,比进来时猜想的还要大几许,两人慢慢悠悠,才只不过实在街头而已。

????“猴子?”叶白突然叫住侯飞,他差点被猴子骗了,而且刚才在酒吧他看到了猴子第一次见到他时的眼神。

????猴子慢慢转过身,看叶白的眼神竟然有几分心颤。

????“你不是说,你没有见人女人吗,刚刚那是什么,而且你第一次看见我时的眼神似乎有些奇怪吧。”

????叶白风轻云淡的说到,甚至都没去看猴子表情,现在他有些明白沙锋隐而不说的是个什么了。

????猴子却因为叶白话,每一个字,每一个问题,心中不详意味越来越重。

????“嗯,额,哦。”猴子吞吞吐吐,说不出一句话,看着叶白的脸,心中越来越慌,嘴中化为珊珊笑声。

????只不过猴子上眼皮一碰下眼皮,突然脑袋里出现一个主意。

????“叶白,你不会以为高台上那三名红衣女子,是真的女子吧。”猴子重新转过身,恢复底气。

????“难道不是吗?”耳听为虚眼见为实,叶白亲眼所见,难道还有假?

????“不是。”猴子斩钉截铁回到,“那三名女子真然不是女子,只不过是一种虫子而已。”

????“迷离的灯光,嘈杂的音乐,多少都会让人有些心烦意乱,而那种虫子却是从战线深处抓来的,十分罕见,只需做好外形,将其放进去,虫子就会贴合外形,形成一个与外形一模一样的东西。”

????“若不是这样你还真以为,那三名女子,能在这么多入门,奠基级眼中突然消失,它们在战线深处最喜寻找一些强大虫子尸体,然后钻进去,狐假虎威。”

????走到面前店铺尽头,拐进拐角,来到一处小的街巷,人瞬间少了下来。

????叶白点了点头,这时他也觉得那三名女子古怪异常,“那虫子叫什么名字,能有如此变化?”

????叶白头一次听到还有这种虫子,简直比在绿森地域那些诡异树木还来的奇怪。

????“百面而已,并不是什么太过于厉害的虫子。”猴子简单说道。

????“那你看向百面的的眼神挺火热的,看来在对队伍中一直辛苦了。”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,叶白又回到最初问题。

????“不辛苦,不辛苦。”猴子摆了摆手,紧接着说到:“这不是有……?”

????突然舌头打结,脸色巨变,想要脚底抹油溜的猴子,被叶白拉住。

????“这不是有我呢,是吧,猴子,候飞。”叶白嘴上笑容越来越灿烂,但语气却越发沉重。

????“好你个猴子,一直没看出来,你竞走如此花花肠子。”叶白手上力气加大,转不过身的猴子疼得龇牙咧嘴,“我好看吗?”

????猴子突然停止挣扎,叶白以为猴子向给自己认错,手中微微松开,但就在松开的瞬间,猴子脚下抹油,挣脱叶白控制,迅速向远处跑去。

????“好看,好看,比烈阳城的那些娘们好看。”猴子一溜烟消失在叶白面前,声音还在天空中回荡。

????“猴子!!”叶白紧紧握住双拳,脖子上青筋显露,“这次抓到你绝不轻饶。”

????瞬间叶白紧随猴子跑向街道深处,而自从他们转过主街道后,这里人越来越少,而且似乎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杀意。

????突然叶白看到逃跑的猴子,静静的站在不远处,身体微微弯曲,似乎在给谁行礼。

????叶白没在意这些,过去拉住猴子手腕,向给猴子一点教训。

????不曾想猴子先一步制止住叶白动作,嘴中吐出两个字。

????“虫师。”